您当前位置: 天下第一村>>头条

华西村:一块社会主义试验田

时间:2015-06-09 09:59:14来源:作者:编辑:杨艺

一双穿着黑面白底手工布鞋的脚踏进电梯,是一位头发银白的奶奶,手里抓着一个布口袋,普通中老年农村妇女的模样。记者与她搭话:“您是住在这里吗?”她笑着点头应答。

这是在江苏省江阴市华西村的五星级酒店,酒店装饰得富丽堂皇,华西村不少村民在这里有自己的套房。作为福利,村民在这里居住是消费自己在集体户头上所存的积分,积分多的,可以长年住在这里。酒店服务是管家式的。一位小伙子说,早上蹬开被子就可以去上班。

走进华西村,你可以看到一排排漂亮的欧式别墅,门前鲜花开放,屋后绿草茵茵,这都是村民的住宅,豪宅名车在这里司空见惯。

其实,华西也曾和千千万万的村庄一样是个普通的小村,在上世纪60年代还是个贫困村。几十年的时光里,华西村发生了巨变,现在的华西,可以说是全国村庄中的首富,村民们早已过上了富足和幸福的生活。截止到5月中旬,今年全国农村基层干部培训班已在华西村办了17期,“华西经验”已成为全国农村改革的新航标。

华西村为什么如此富裕?它的成功秘诀是什么?它的成功经验对别的村子是否有借鉴意义?这是记者近期在华西村采访时不断闪现的问题。

是共产党的干部就要让人民过好日子

1961年10月15日,华西大队成立,吴仁宝任大队党支部书记。那时候,村里有667口人,集体资产2.5万元,外债1.5万元,人均年收入不足54元。800来亩地,却有1300块,都是半丘陵地,高岗地与低岗地相差10厘米。现任华西村党委书记、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,在介绍华西村时开场白还会这样讲:“当时华西一穷二白,娶不上老婆的有二三十人。”

就是这样的田地,吴仁宝却想要亩产一吨粮,想在华西这贫瘠的土地上画最新最美的图画。1964年的初冬,他天天夜里坐在煤油灯下,一笔笔画出了一张图,重新安排华西山水的图纸。经村党支部的研究,这一年,华西制定出了一个“15年远景规划”:亩产一吨粮,平整一方田,排灌一条河,建成一个新村。1964年开始实施,从平整土地,兴修水利开始,华西人一幅肩膀两只手,一条扁担两条腿,花了32万人工,挑了115万方土,用7年的时间,完成了15年规划的任务。

实际上,1968年华西村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。吴仁宝又有了新的想法,他觉得农业只能让村民吃饱饭,要想有钱花,还得发展工副业。1969年,吴仁宝悄悄办起了一个五金加工厂,一说上面来人了,赶紧关门关窗停机器,所有的人操起农具跑到地里干活,外面的人走了,立即发动机床开工生产。这个小五金厂,对于华西村意义重大,一方面,它为华西人带来了第一笔财富,另一方面,它开启了华西村由农业向工业的转变,成为华西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。

华西村总是以特别灵敏的感知走在时代大潮的前头,上世纪70年代初,中国大地尚沉浸在传统农业之中,华西村就开始创办企业。当时有两大支柱产业,一个是钢铁,一个是纺织。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华西村由全农业向全工业转变,在市场经济中渐渐积累起财富。

有一个真诚为民服务的领导班子,特别是有一个出色的带头人,是华西村富强的首要因素。吴仁宝多次说,“农村要持续发展,党员干部要起带头作用,要坚定理想信念,坚信社会主义。”这个信念,是华西成功的关键所在。

在吴仁宝身上,闪现着明亮的理想主义色彩。他说:“一个人要有信仰,我就信仰共产党。”华西村刚组建时,有一次集体的农具坏了,吴仁宝去请村里的一个木匠来修,木匠外出挣钱去了。第二次又去,家人说是病了,第三次再去,木匠索性拉下脸说:“要想让我为集体出力,除非集体的收入超过我单干。”第二天,吴仁宝召集全村干部会,他开口便说:“是共产党的干部就要让人民过好日子。”也许就是在那个时候,他设想,要把华西作为社会主义的试验田,并且要让它成功。

2013年3月,吴仁宝去世,人们想,华西今后会怎么样?华西村党委副书记孙海燕说:“仍然强劲地往前走。”华西村现任党委书记、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说,从老书记那儿学到最多的,是他的精神财富。华西村党委至今要求党员干部把奉献放在第一位。记者在华西村采访时,从所住房间的窗户往外看,正好看到下面广场上的一行标语:“一名共产党员,为民谋利的一面旗帜”,晚上,霓虹灯照着,很醒目。

经济发展才能说得上是社会主义

贫穷不是社会主义,社会主义必须让百姓幸福,而要让百姓幸福就必须大发展。不懈地追求财富、铆劲发展经济,是华西村成功的第二个重要条件。而怎样挣来钱,怎样在风险莫测的市场经济中获胜,华西有讲不完的故事。

2003年,华西村的舵把交到了吴协恩手中。吴协恩是吴仁宝最小的儿子。吴仁宝说,选择吴协恩“是因为他很有经商头脑,为集团赚了不少钱”,果然,2003年华西村的年产值就到了百亿,十几年里,华西集团飞速发展,企业转型,捕抓商机,总是领先一步走在社会变革的前头,吴协恩称之为“早一拍”。

记者到达华西村的当天晚上,就采访了华西集团金融投资总公司总经理包丽君,因为第二天早上她要去日本,洽谈合作种植有机大米的事。

我们刚到约定地点,就看见一位高个子女士从灯影里款款走来,她穿一件连衣裙,搭一件外套,温和而干练。说到去日本的事宜,包总说,其实种植有机大米不是她的主业,金融投资总公司的两大功能,一个是融资,另一个是做投资、担保、典当、创投、租赁等,把华西的资金投出去,简单说来,就是搞资金、资本运作。

包丽君介绍说,华西一直在变,从农业到工业,再到服务业,“2003年,协恩书记就让我们打好基础要进入金融业,2005年12月份成立金融投资公司,2006年当年就赢利2000多万,节约财务成本1000多万。”2007年1月份,华西拿到了由国家商务部批给的典当行的牌照,“协恩书记的意见是,自己能做的自己做,自己不能做的,参股做。”至2014年年末华西村对外总投资42亿元,包括上市公司5家、证券公司2家、银行5家、期货公司1家;在新疆、贵州投资煤矿,西藏投资钼铼矿,湖北、重庆投资了农商城。

他们还把投资的目标延伸到了国外,比如在莫桑比克投资开采花岗岩石材。包丽君说,在莫桑比克现有110平方公里的采矿面积,那里的黑色花岗岩非常漂亮,国际上的一些高级石材商非常喜欢。今年3月份,在厦门的石材展上,吴协恩亲自站柜台,推介莫桑比克花岗岩。另外250平方公里的大理石矿正在办理开采证。

“一带一路”的国家战略刚刚提出,华西村已经布局了产业链,收获了成果。2015年上半年,金融投资总公司已经完成了全年10个亿的任务指标。

吴协恩介绍说,华西村这些年有两个转变:体力转脑力,数量转质量。去年传统产业与三产服务业的利润贡献率实现“四六开”,争取3~5年内实现“三七开”。他所说的服务业,不是一般的体力劳动的服务,而是高技术含量的前沿新兴产业。

一个周六的上午,春风和煦,在江阴市高新技术创业园区的一幢大楼里,记者站在了“华西村商品合约交易中心”的门前,平时显示交易价格的大屏幕上,打着欢迎标语,显示着这里还是“华西化工码头有限公司”。村妇联主席胡琛兼任这里的副总经理,她说,交易中心是2011年10月成立的,也是建村50周年纪念的转型项目之一,现在是创业园区里最大的企业。记者看到,一间会议室里正在上培训课。胡琛说:“因为行业比较新,每个周六都会有业务培训。”

我们正说着,交易中心总经理陈朗迈着急匆匆的脚步走过来,他介绍说,交易中心主要是交易液体化工原料的合约,客户们通过这个平台进行交易,“咱们也配套建有码头,在江南有十几个交割库,客户可以进行实物交割。”交易中心发展迅速,2014年交易额达到1900亿,利润1800多万。

说到华西的转型,陈朗说,“很多年以前就感觉到了工业产能过剩,我们要发展第三产业,搞服务业。”华西提出了轻资产、重智慧、重人才的战略转移,结果又一次赢得了市场,赢得了财富。

海运海工总公司的成立,与吴协恩青年时期的一个梦想有关,那会儿读世界船王包玉刚的故事时,他就梦想也有个远洋船队。“2008年,在船价跌到了废钢的价格时,我们买了两艘1.45万吨的船。”从此,华西开始涉足海洋运输业。现在,华西海运与国内外知名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,航线遍布美国、加拿大、巴西等全球各大港口。到2014年底,已经形成80万载重吨的船队。吴协恩说:“就算是网上买东西,你不是还要运输吗。”

从传统的农业和工业中转身,华西村逐步走向现代化产业。像总部设在上海的华茂计算机公司,做动漫、网络游戏、移动阅读等创意产业,号称华西布局IT帝国。据介绍,这个公司投资八千万,现在资产达数亿元。

华西村的发展,为华西村人过上幸福日子提供了物质保障。(《中国妇女报》宋美娅 莫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