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 天下第一村>>党的建设

《党建文汇》特别策划:今日大华西

时间:2013-10-14 16:36:35来源:作者:编辑:谢晶

村民吴协恩

如果把职务、身份和荣誉做定语,附在“吴协恩”这个名字前边,至少要用500多个汉字、读上3分多钟。但吴协恩自己只取了两个字:“村民”——村民吴协恩。当然这个“村”不是一般的村,而是“天下第一村”——江苏省江阴市华士镇华西新市村。这个“民”也不是普通的民,而是华西村新一代领头人——村党委书记、集团公司董事长吴协恩。吴协恩说:“老书记我们可以称他为伟人,而我,只是华西村的一个村民。”

对老书记由恨到敬,敬他对村民的一片真情

“做华西村村民很自豪,但做吴仁宝的家人滋味不好受。”这是吴仁宝家人的“共同心声”。

吴协恩是吴仁宝的小儿子。但从小到大,他和村民一样称吴仁宝“老书记”而从不叫爹。为什么不叫爹?因为“恨”。

“恨他从不管我们死活,只知道带着村里人干活。”华西村的老村民都知道,华西创业时期的吴仁宝很少在家,妻子赵根娣既要到10里开外的棉纺厂上班,又要照顾5个孩子,生活十分艰难。家中的5个孩子常常一字排开,趴在一张木条桌上吃饭,只有一盆酱油用来蘸着下饭。

“恨他不允许子女办农转非”。 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,吴仁宝在江阴县当县委书记。那时商品粮很珍贵,按道理说,他们一家人都可以吃上商品粮,可是老书记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办农转非,兄妹五个都留在了村里。

吴越一带有句俗话:“老儿子,大孙子,老太太的命根子。”吴协恩正是吴仁宝妻子赵根娣的命根子。可老书记竟然把他送给了别人。

吴协恩11岁那年盛夏的一天,本村村民孙良庆12岁的儿子在游泳时不慎溺水而亡。惊天大祸使曾经欢乐的孙家小院笼罩着一片悲情。一直把全村人悲欢冷暖挂在心头的村党支部书记吴仁宝,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,对哭肿了眼的孙家夫妇说: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们别难过,我有四个儿子,随你们挑哪个都行。”就这样,在家排行老四的吴协恩成了孙良庆的儿子。

“当时,我确实很不理解,但后来慢慢理解了。老书记不是把家人当外人,他是把华西人都当作家里人,舍小家而顾大家!他的心胸比我大,比我宽。他不仅对村民感情深厚,对他来说,带领群众致富不光是一种责任,更是一种追求。他的一生都是这么做的。”谈起这段经历,吴协恩对父亲吴仁宝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。

吴协恩从学校毕业后,又到部队接受锻炼和考验。1985年11月退伍回村后,吴协恩与青梅竹马的孙家女儿阿小喜结连理,成了孙家“倒插门”女婿。

怀揣着“赚5000万元”的梦想,开始了子承父业的征程

受老书记影响,早在部队当兵时,吴协恩就萌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:赚5000万元,让村里人过上更好的日子。

5000万元,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称得上是天文数字。吴协恩清楚,要把这个天文数字的梦想变成现实,既要脚踏实地去干,又要有真本事才行。

当时,正值华西工业化起步最困难的时候,专业技术人才紧缺,他就主动当起了驾驶员,日夜奔波,成为华西运输队中的一匹“快马”。随后,他又成为铝制品厂的一名供销员,南征北战,常年穿梭在各大城市之间,2角钱的方便面成了他的家常饭,最爱吃的是萝卜干就稀饭。

几年后,出色的业绩推着吴协恩走上铝制品厂厂长的位置。他执掌的铝制品厂头一年销售量就超过1000万元,利税比上年同期增长了45%,是当时全村增幅最大的企业。

1995年,当村党委决定在黑龙江建立新“华西村”扶贫项目时,吴协恩主动请缨,一去就是4年。

“东北条件是艰苦的,环境是恶劣的,要在那里建起一个像样的‘华西村’,难度是可想而知的。但‘艰难困苦,玉汝于成’。”临行前,老书记代表全村人讲的一段话让吴协恩感到悲壮和振奋。他当过兵,不怕吃苦,他甚至有意要尝尝这个苦。

黑龙江省肇东市五站镇南小山屯村,是一个仅有55户人家,800亩耕地的小村落,人均收入不足千元,村民多半是逃荒而来的。村里很穷,穷得让人揪心。

吴协恩搭起地铺,支起简单的炉灶,就开始干活了。白天,他带领群众一起改田造地、筑渠修路;晚上,召开村党员干部会、村民大会,宣传、推广、学习“华西精神”和“华西经验”,制定切实可行的经济发展规划。那年冬天,眼看就过年了,吴协恩才想起回家,但车票已经买不到了。他索性开上汽车,昼夜兼程地跑了两天,腊月二十九才到家。在吴协恩的带领下,曾经打打闹闹、偷偷抢抢,田里长草、经济萧条的小村子一年就变了样。

天有不测风云,正当吴协恩和村民展望美好的前景时,一场洪水一夜之间将新建的“华西村”变成一片汪洋。

看着绝望的村民,吴协恩哽咽了。他回到华西村,带回了180万元重建救助资金。洪水一退,他就挽起裤管,以更大的热情带领村民开始了热火朝天的重建。

两年的苦战,硕果累累:一片沼泽地变成2500亩良田、1500亩水面;筑一条10公里长的主干渠;办起一个产销两旺的企业;还创造了“东北大米”的品牌;村民年人均纯收入达到4000多元。仅4年时间,贫穷落后的南小山屯村,就变成了安定、富裕的“北国第一村”。

以发展论英雄,全票当选为“发展英雄”

从黑龙江回来以后,吴协恩升任宝昌公司总经理。新组建的宝昌公司,实际上就是块牌子,最大的家底就是“华西村”三个字。“华西村”三个字的家底其实已经不少了。吴协恩知道,这三个字的品牌价值被评有几个亿,尽管当时村里的年产值都没这么多。吴协恩寝食不安地琢磨,怎么让这个品牌价值有产出。

1994年,他找到了已亏损两个多亿的淮阴卷烟厂合作,允许对方使用“华西村”的名号,华西不投钱,还要收取一定的品牌使用费。双方一拍即合,“华西村”牌香烟一炮打响。后来这个厂一举扭亏为盈,发展成为总资产几十亿的大公司。

接着,吴协恩又和五粮液合作开发“华西村”酒,再次获得市场认可,为华西村赢取了丰厚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。从此,“华西村”品牌经济跃上了全新的台阶。以“华西村”三个字为资本,吴协恩一举创下由“无形资产”到“有形资产”转变的经济奇迹。

吴协恩一手创办的宝昌公司以惊人速度发展壮大,让华西村的小康之路越走越宽。在吴协恩接力华西村的那一年,宝昌公司实现的销售收入、可用资金,分别比上年同期增长了29%和23%。在全村开展“以发展论英雄、以服务论英雄、以‘六爱’论英雄”三种英雄评比活动中,吴协恩以全票当选为“发展英雄”。

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在辉煌中创造辉煌

2002年11月,吴协恩挑起了华西集团公司总经理的重担,2003年又当选为华西村党委书记。而此时的华西村已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一个“村”,而是拥有十几个村庄、十多家子公司、年产值近百亿的大华西了。

面对如此规模的事业,吴协恩深感责任重大。华西今后的路该怎么走?是守业还是发展?怎么发展?是他必须回答的问题。选择“萧规曹随”,沿着老一辈的路子走下去,华西村一样可以安坐“天下第一村”的“宝座”。不过,吴协恩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,相较于父亲这一辈华西村的创始者,从巨人肩膀上出发的他,更容易看到自身的优势和不足,权衡机遇、风险与得失。

吴协恩曾调侃自己比较懒,喜欢以最小的代价、最省事的办法,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取最大的利润。他所说的“懒”,是要找准发展点,以钱生钱,也就是不走父辈实业发家的这条“寻常路”。

不走“寻常路”的第一个举措是在资本市场上“亮剑”。不鸣则已,一鸣惊人。在投身资本市场的短短几年内,华西拥有江苏银行2.39%的股份,成为第七大股东;在东海证券拥有5.99%的股份,成为第四大股东;担保公司、典当行、物流、储运等产业投资更是一浪高过一浪。

吴协恩上任以来,以“转型”和“升级”为突破口,不断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,发展特色旅游,发展现代物流,发展金融投资,与此同时,海运海工、通用航空、农贸市场等新兴产业也风声水起,成为华西经济的新增长点。

吴协恩初任党委书记那年,华西实现销售额超百亿元,成为全国第一个“百亿村”。此后,华西的经济有如穿云之箭,直上云霄:2004年超200亿元,2005年超300亿元,2006年超400亿元,2012年达到524.5亿元。在辉煌中创造辉煌,新带头人带出了一个新的发展奇迹!

富了“三不忘”,小华西辐射成大华西

华西人富了,吴协恩提醒大家要“三不忘”——不忘国家,不忘集体,不忘左邻右舍及经济欠发达地区。他以老书记的话“个人富了不算富,集体富了才算富;一村富了不算富,全国富了才算富”作为比重的追求和梦想。

从2001年6月开始,华西先后6次通过“一分五统”(村企分开,经济统一管理,干部统一使用,劳动力在同等条件下统一安排,福利统一发放,村庄建设统一规划)方式将周边20个村纳入大华西共同发展。

10多年来,小华西已为大华西支出11亿多元,包括发放粮食补贴、各项福利、老年人保养金、老房拆迁补贴等,同时还直接解决就业近4000人,间接解决就业近万人。现在,35平方公里的大华西“基本生活包,老残有依靠,优教不忘小,生活环境好,三守促勤劳,小康步步高”。“一分五统”后的大华西,路变、河变、桥变、房变、人变。村民看到了希望,干部增强了信心。新华社电讯通稿称:“一分五统”为农村基层优化资源配置提供了新模式。华西村,是当之无愧的“天下第一村”。

2006年初,华西村推出了“村帮村户帮户,核心建好党支部,最终实现全国富”的帮扶措施,义务培训基层党组织干部。到目前,已有来自20多个省、市、自治区的基层干部到华西互学交流,累计逾30万人次。

看淡满身的光鲜,自我定位——就是个村民

吴协恩说,他生在华西村,长在华西村,工作在华西村,从前是村民,现在依然是村民。的确,作为华西村中心村的一个村民,吴协恩和其他村民一样:

享受一份华西村民福利。华西村把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作为造福村民的实事来抓,对华西的村民提供各项福利,包括带薪休假、带薪治病和定期健康体检,发放米面粮油及其他福利等。

持一份中等水平的股份。华西实行的是资本分红,“多提积累少分配,少分现金多参股。”实际上,老书记全家按照每年完成的经济效益和承包经营合同,他们有的可拿几千万,甚至上亿,但是,他们都只拿了零头还不到。

挣一份村民上限的工资。华西村规定村民工资的上限是3500元,外来务工的不设上限。当然,华西的工资是小头,奖金是大头。吴协恩挣的是村民工资的上限,但奖金他却主动提出不要了。

住一处中等村民的房子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,华西村就率先实现了“别墅村”、“轿车村”、“彩电村”、“电脑村”。现在的华西村,村民家家住别墅,每家有几百到几千万元的资产,有1至3辆轿车。吴协恩现在的住房是在原来旧房基础上改造成的两层中式小楼。

作为华西村的村民,吴协恩和普通村民不一样的也许只是附在他名字前边的定语:党的十八大代表、全国劳动模范、全国优秀复员退伍军人、中国十大杰出村官、中国村社发展促进会会长、江苏省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、江苏省工商联(商会)副会长、华西新市村党委书记、集团公司董事长……500多字、五六十条,沉甸甸的义务和责任。(刘永凯)